您的位置: 和平信息网 > 时尚

吃红牌弱队球员爱尝鲜

发布时间:2019-10-09 21:59:52

  吃红牌弱队球员爱尝鲜_产业经济

  弱队球员爱尝鲜

  今晨乌拉圭球员染红统计显示——

  红牌是谁也不愿领取的,但本届世界杯的第一张红牌已在今天产生。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法国0比0战平乌拉圭的比赛中,乌拉圭小将洛德伊罗成为南非世界杯第一个染红的球员。

  本报对历届世界杯共10位第一张红牌得主进行统计分析,发现这些染红者大多是来自弱队的防守型球员,他们拼死一搏,力求在与强队的交锋中守护本方球门的安全。

  出自弱队

  201

  WORLD CUP

  首红球队排名都靠后

  历届世界杯首张红牌

  年份球队最终名次

  1974 智利 11 16

  1978 匈牙利 15 16

  1982捷克斯洛伐克18 24

  1986 加拿大 24 24

  1990 喀麦隆 7 24

  1994 玻利维亚2124

  1998 韩国 30 32

  2002 土耳其 3 32

  2006特立尼达和多巴哥2732

  该年决赛圈

  球队数量

  历届世界杯得首红球队成绩

  年份代表球队对手胜负

  1974 智利德国负

  1978匈牙利阿根廷负

  1982捷克斯洛伐克法国平

  1986加拿大匈牙利负

  1990喀麦隆阿根廷赢

  1994玻利维亚德国负

  1998韩国墨西哥 负

  2002土耳其巴西 负

  2006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瑞典平

  2010乌拉圭法国 平

  数据分析:据统计,77.78%吃到首红的球队在当届世界杯排名靠后。

  对于那些弱队来说,他们的球员从备战开始就被主帅灌输了一个观点——拼命,从第一场比赛开始。对弱队来说,他们经受不住“慢热”的折磨。弱队的目标大部分都定在小组出线,因此必须在首场比赛中取得理想的分数。

  重压之下,球员们难免会在情绪上受到影响,杀红眼的时候,基本也意味着达到染红的临界点。

  而统计结果也显示,弱队与强队拼死一搏的获胜几率并不大。具有杀伤性的犯规,并不能弥补两队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年龄

  3

  2

  2

  197

  197

  199

  199

  200

  200

  2

  年

  2

  3

  2

  2

  心重

  201

  WORLD CUP

  数据分析:10位首红球员,6名年龄在27岁以上。一方面,中后场球员的年龄原本就相对前场球员较大。

  另一方面,年龄偏大的球员,在关键时刻拥有更强的心。当需要牺牲自身利益而保全全队利益时,心强的球员容易做出果敢的选择。

  位置偏后

  201

  WORLD CUP

  首红球员多是中后场

  历届世界杯得首红球员

  年份球队红牌球员姓名位置

  1974智利卡洛斯·卡泽利前锋

  1978匈牙利蒂博尔·尼拉西中场

  1982捷克斯洛伐克迪斯拉夫·维泽克前锋

  1986加拿大迈克·斯维尼中场

  1990喀麦隆本杰明·马辛后卫

  1994玻利维亚马尔科·埃切维里中场

  1998韩国河锡舟后卫

  2002土耳其奥萨兰后卫

  2006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阿维里·约翰后卫

  2010乌拉圭洛德伊罗中场

  位置比例分布

  前锋

  20%

  后卫

  40%

  中场

  40%

  身材吃亏

  201

  WORLD CUP

  平均身高不到一米八

  历届世界杯首红球员身高

  卡洛斯·卡泽利1米72蒂博尔·尼拉西1米89

  迪斯拉夫·维泽克1米76迈克·斯维尼1米92

  本杰明·马辛1米79马尔科·埃切维里1米75

  河锡舟1米74奥萨兰 1米88

  阿维里·约翰1米83洛德伊罗 1米70

  数据分析:10位首红球员中,6人身高低于1米80。身高偏矮的球员对付高个球员时,因身体处于劣势,更容易使用非常规动作。

  比如今晨被罚下的乌拉圭小将洛德伊罗,只有1米70,防守时不得已施出飞铲。

  力保晚节

  201

  WORLD CUP

  得牌时间大多在最后

  历届世界杯得首红时间

  年份球队姓名罚下时间

  1974智利卡洛斯·卡泽利67分钟

  1978匈牙利蒂博尔·尼拉西82分钟

  1982捷克斯洛伐克迪斯拉夫·维泽克82分钟

  1986加拿大迈克·斯维尼86分钟

  1990喀麦隆本杰明·马辛89分钟

  1994玻利维亚马尔科·埃切维里84分钟

  1998韩国河锡舟30分钟

  2002土耳其奥萨兰86分钟

  2006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阿维里·约翰46分钟

  2010乌拉圭洛德伊罗80分钟

  数据分析:除那些鲁莽的恶意犯规,在现代足球体系中,红牌越来越带有战略性。

  当比赛进行到最后时刻,球员不得不在关键区域采用非常规防守方式。于是,我们发现,有70%的世界杯首红都在80分钟以后。

  本版文/

  孙毅

  实习生杨阳

  本报数据小组

  数据分析:从位置上看,中后场防守型球员是吃牌大户,而这也符合足球场上的位置分工。

  特别是弱队的比赛中,防守的比重要远远大于进攻,这样防守球员的压力和犯规几率也会远远高于进攻球员。

  10位首红球员,有80%分布在中后场。而从1986年开始,首红球员再也没出现过前锋。

女生网
签约指南
民生舆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