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和平信息网 > 时尚

虚拟运营商面临三易三难

发布时间:2019-10-09 15:38:29

虚拟运营商来了,这已毋庸置疑成为上半年中国通信业的一大亮点。

随着不少虚拟运营商登台亮相,从发布品牌、公布资费方案,到开始放号经营,虚拟运营商的鲶鱼效应开始出现。

比如被社会争论了很久的“流量到期是否该清零”、漫游费是否该取消、话音流量能否自由转换等热点话题,在虚拟运营商这里悉数得到了用户期盼已久的答复。以至于三大基础运营商随后都不约而同地对自己的资费作了一些调整。

这就是上层设计之中的引入民营资本促进电信业改革的初衷,也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但是综合各方因素来看,虚拟运营商这条鲶鱼如果想发挥更大的作用,眼下还面临着三“易”和三“难”。

入场容易入“戏”难

受益于国家层面将民营资本引入电信业,进而增强产业活力、促进信息消费的宏观决策,虚拟运营商得以迅速入场。

而且,在市场竞争中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各路精英大佬一入场亮相,便招式不俗。不管是乐语主打的移动健康,还是蜗牛的“免”字当头,不管是阿里的流量话音灵活转换,还是巴士在线的公交免费WiFi生态体系等等,都是让人耳目一新的概念。一时间,虚拟运营商已经和“跨界”、“创新”甚至“颠覆”这样耀眼的词汇绑在了一起。

然而,就在虚拟运营商的170号段开始大规模放号之际,首批用户中爆出网站验证短信接收不到、手机运营商标识不显示、不被银行客服系统识别等体验瑕疵,甚至有些用户无法用座机拨打170号码的手机。这不禁让不少人感慨,虚拟运营商真是入场容易入“戏”难。

其实,这仅仅是给兴冲冲的虚拟运营商提了一个醒:没养过小孩的人,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总觉得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但是轮到你来养小孩时,就知道千难万难。电信运营涉及的环节千千万万,不是喊喊口号、炒炒概念就能搞定的。

同时,我们也要呼吁,在向更多企业开放市场的过程中,虚拟运营商与社会上各个应用商网络之间的接口对接,以及全体系监管还须进一步配套完善。

玩噱头容易赚钱难

民营经济的活力加上互联网思维,虚商一开始似乎就势不可当。但我们要清醒地看到,噱头不等于赚钱。

纵观已推出业务的虚拟运营商,其资费并未显示出很强的竞争力,但却已接近成本价。资料显示,无论是语音还是流量,虚拟运营商都是以六七折的折扣,从基础运营商处购得,再转售给消费者的。近来多家虚拟运营商推出业务,竞争变得激烈,几乎都是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价出招。

还有些虚商拿到牌照后几个月毫无动静。有业内人士分析说,这些企业听了几个概念没想好怎么办就进来了,其商业逻辑不清晰,没有盈利点,如今轮到实干阶段了,真是进退两难。

就算是已经开始放号经营的虚商,对于何时赚钱基本上也没有准谱,有一位虚商老总就对记者说:“我先画一条底线,控制在一年亏个几百万,先把这个牌照养着就是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当然,还有一些主营业务很强的虚商,就没指望虚商业务赚钱,这个170号码只不过是既有业务的一个催化剂,未来希望用170号码来增加主营业务的互联网色彩,进而打动资本市场,实现更高的估值。虚商业务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成本中心,不是利润中心,这也是一种活法。

开篇容易存活难

我们观察欧洲和美国的数据发现,成熟运营环境虚拟运营商的用户市场占有率基本稳定在7%左右。从近几个月国内一些虚拟运营商的放号实践来看,确实有个中高手,利用自己原有业务(如电商)的黏性,加上灵活的经营策略,短短个把月就转化了十几万用户,堪称是华丽开篇。

但是同时要看到的是,虚商高开低走的案例很多。中国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此前在一次业内会议上就表示,从国外的经验看,初期热情洋溢的虚拟运营商5年后一般要死掉70%左右。因此虚商一边是存活下来的巨大诱惑,一边是死亡的危险,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在6月的MAE开幕论坛上,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用三条波浪曲线描绘了基础运营商的过去、当前以及未来的业务发展情况。第一波曲线是语音和短信,当前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运营商已经历了这条曲线的巅峰期,开始面临下滑;第二波曲线是流量经营,当前运营商正在努力沿着这条曲线往上攀升;第三波曲线则是内容和应用。

这三波曲线同样适用于虚拟运营商。只不过,由于受从基础运营商那里拿到的语音和流量批发价格所制约,虚商在第一波曲线和第二波曲线的生存空间都有限,只有把目光瞄向第三波曲线,即经营特色应用和内容,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和存活之道。

至于具体方向,可以包括深挖细分市场、深化流量经营。不少专家认为,基础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间在细分市场是优势互补的关系,可以在渠道、用户与业务方面进行互补。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网站
去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怎么坐车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路线
到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