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和平信息网 > 星座

长江低水位致70天无船出江船厂恐误德国订

发布时间:2019-11-23 21:59:04

长江低水位致70天无船出江 船厂恐误德国订单

来源:长江-长江

11日,武汉长江天兴洲水域裸露的江滩,船舶被挤压在狭窄的航道中穿行

长江北岸河道最窄处几乎和江中的天兴洲(左)相连。来源:长江 彭年摄

长江北岸河道几乎和江中的天兴洲(右上)相连,渔船已经无法使用。来源:长江 彭年摄

青山船厂担心延误德国订单

看着长江,青山船厂水台车间主任王富远很担心:若长江水位持续降低,很可能延误交船时间,将导致船厂违约德国的订单。他说,从去年11月28日至今,没有船只能从船厂运河驶出进入长江,而往年12月都还能有船出江。

新造散货轮无法出江试水

昨日下午,在青山船厂水台车间区看到,船厂运河内停着两艘红色货轮,船上只有零星几个工人在做外部清理工作。运河与长江间有一道蓄水大坝,大坝两侧水位有明显落差。 青山船厂造船,先将船体在陆地上造好,然后滑入运河进行水上调试,最后还需驶入长江,在江水中调试一个月左右。由于长江水位过低,这两艘已完工90%的散货轮一直停在船厂运河上无法驶入长江。水台车间主任王富远介绍,当日运河水位是10米,大坝外长江水位是4.6米,而海轮吃水大约4.8米。往年到了3 月中旬蓄水大坝就会开闸,照今年这个情况,到3月底都可能开不了闸。据了解,这两艘散货轮是德国的订单,交船期在4月底,船厂担心,若长江水位持续降低延误交船时间,将导致船厂违约,我们要赔付违约金。

多次被要求下调船舶浮态

蓄水大坝不能开闸,还给船厂带来更多的经济负担。船厂生产所需的大量原材料、设备无法通过水路转运至厂区内,只能通过浮吊将物资吊入厂内。请浮吊运货,每吨收费约200元,100吨起吊,王富远说,这次枯水期船厂已经浮吊过5次了,而去年仅浮吊过2次。

王富远表示,他从2007年入厂以来从没见过水位这么低的时候,船厂就是靠着长江水位生存,这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今年以来,因水位不断降低,船厂收到长江海事局的多次通知,要求下调船舶的浮态,就是下调船舶吃水深度,但是吃水调得越浅,轮船螺旋桨的负荷就越大,会给船体造成一定损伤。

自办水厂负担加重

青山船厂有职工约6000人,算上厂区内家属,至少有上万人居住。船厂自办了水厂解决厂区内用水,取水点就设在长江天兴洲段,离厂仅数分钟车程。这次枯水期水位大幅降低,给厂区供水也带来了负担。以往取水,每吨耗电0.28千瓦/小时,现在每吨要耗电0.34千瓦/小时。

此外,水位低也导致抽到的水更浑浊,需耗费更多人力物力净水。该厂动力车间主任方建辉称:平时长江水清亮时,浊度大约为200,浑浊时浊度能上400多,而我们的自来水标准是浊度不高于3度,现在的困难可想而知。

探访

天兴洲北面几乎一跨上岸

遭遇长江枯水季,移动的沙洲天兴洲外形会否发生变化,会不会移位变形?昨日实地探访发现,低水位的长江让天兴洲不断长大,丰水期处在江面以下的沙滩和江滩大片出现,天兴洲与江北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该洲北侧距北岸岸边最近距离仅百米,肉眼看上去几乎一跨上岸。连天兴洲本地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汽渡岸边较往年多退水1米露陡坡

昨日下午2时,在天兴洲汽渡码头看到,汽渡船运载着从天兴洲上下来的私家车和推电动车、摩托车贩菜的村民,缓缓靠岸。汽渡师傅说:今年水退得狠,石头都露出来,岸坡变得更陡了,一些司机开小轿车上岸时底盘会被刮伤。

看到,天兴洲南岸的汽渡码头边坡已经露出硕大的岩石,汽渡师傅说,今年枯水期滩边较去年多退水1米多,虽说对汽渡航行没啥影响,但对靠岸的技术提出挑战,如果靠得不好,车子就容易刮坏。

洲上村民种田靠井水生活闲适

踏上天兴洲,感受到的是一种凋敝和宁静。驱车几乎绕行天兴洲一圈,3个村落人烟稀少,洲上大片面积被农田覆盖。一家副食店门外,4个村民闲适地打着牌,2个女人在一旁观战。我们种田浇地都靠井水,吃水靠洲上的自来水厂,都没啥影响。

天兴洲乡党委副书记郭爱华表示,为保证枯水期村民生产灌溉用水,每年会逐批打井,基本不缺水。天兴洲户籍人口有4000人,但目前常住2000人,几乎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都出外打工,出去就不回来了,剩下的人靠种棉花贩菜维生,这么多年,涨水、枯水,对洲上的村民来说,都习以为常,老年人也不紧张。

铺4.3公里硬河床稳固洲头

在天兴洲洲头看到,洲头有一新建的护滩、护坡,并在两边用砂石稳固。天兴洲乡党委副书记郭爱华从小在天兴洲长大。据介绍,上世纪70年代天兴洲洲头位于目前的二七长江大桥处,为移动沙洲,逐年下移,受汛期水流冲刷及枯水期退水影响,大小变化明显,汛期就垮塌,枯水就崩岸,数千亩地会逐渐消失。上世纪80 年代,主航道也由北岸的汉口移到南岸的青山。

但天兴洲长江大桥建成前,有关部门围绕天兴洲建起人工护岸后,外形逐渐稳定下来。洪山区水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为不让天兴洲移位,保证南岸主航道通航,去年,航道部门启动了长江航道整治工程,水务局也启动长江守护工程,将混凝土装入模袋固定成型,形成整板水泥块,固定于天兴洲洲头江底,犹如在水下铺了一层硬河床,将4.3公里长的洲头岸线固定,枯水期就怕水退得太快,沙洲会发生崩岸。水务部门采取抛沙枕的方式已经护住洲尾1公里范围,目前正在进一步制定应急方案。(韩玮张晟)影响

黄陂水厂

在天兴洲建取水泵站

在天兴洲,看到一个泵站正在施工。泵站深度超过30米,泵站底部正有工人作业。泵站底部南北两个方向分别有两根粗大的钢管,工程建设方的工作人员介绍, 两个方向分别直通长江主航道的江心底部和黄陂新武湖水厂。这一取水泵站建成后,原水在此经过加压,然后被提升至黄陂。

天兴洲乡党委副书记郭爱华告诉,长江在天兴洲的这个位置被分成了两股水道,北面的水道在上世纪70年代时曾是主航道,但后来逐步淤塞,主航道也随之转移至沙洲南侧。北侧水道水流速慢,水质不如南侧好,而老武湖水厂正是使用这里的江水,现在水位不断降低,除了水质问题外,连如何保证取水量的问题都凸显出来了。将取水口改在南侧水道,以上问题就迎刃而解。

据了解,黄陂新武湖水厂把取水口设在天兴洲南岸的长江主航道下,通过地下管线直接穿过该洲和北岸的长江水道,输送至黄陂,受益人口为67万人。(张晟韩玮)。

堤角水厂取水点

首次向上游移动1.8公里

长江水位持续下降,受天兴洲北汊淤塞影响,朱家河水倒流至堤角水厂取水口,水质变差,使水厂被迫3次停产。为保证堤角地区20万人吃水,市水务集团将取水口首次上移1800米至无污染区域。(熊琳晖)堤角水厂工作人员周冬介绍,今年1月,水务部门确定了堤角水厂临时取水口的最终位置,水深达3米,即便长江水位再降1米,水源安全也不会受到影响。看到,停在江边的取水泵船不停作业,通过新铺设的2公里输水管道可送至原取水点,直接送至厂区。为防止朱家河水因淤塞倒流污染水源,在原取水点的引水渠口筑坝封堵。据悉,原来堤角水厂日供水量达7万吨,经过此番上移改造后,日供水量还保证在5.5万吨,再通过宗关水厂驰援供水,解决了20万人枯水期的吃水问题。(韩玮张晟)昨日汉口水位与历史同期持平

昨日,在接受书面采访时,长江水利委员会介绍,12日下午5时,汉口站水文监测到的水位数据为13.7米,每秒流量为9390立方米,这一数据与历史同期水平持平。对于长江枯水期是否提前或延长的问题,该委员会没有回应。

回转窑设备
装修日记
新机上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