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和平信息网 > 游戏

仙命长生 第四十九章 病友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5:23

仙命长生 第四十九章 病友

听了朱砂的自言自语,那柳小眉眼神闪动,有些纳闷道:

“看来你对这里也是一无所知啊,真是想不通,你到底有着什么奇特的地方,为什么秋师大人会把你安排在这里。”

朱砂奇怪道:“怎么,这里难道不是药馆么?我在这里养病也是很正常的啊。”

“哪里会正常?”柳小眉一撇嘴道:“若是寻常病人,自然会送到对面的普通病区,可这里却大不相同,这里可是特护区域。”

“特护?这里还分普通和特殊吗?”朱砂有些诧异道。

柳小眉瞧他一头雾水,忍不住叹息道:“这是自然,彼此间差距可就大了,而且这特护病区可不是说进就进的。”

她向窗户边一指道:“你可以自己去看一下。”

朱砂听罢

仙命长生  第四十九章 病友

,不禁好奇心大起,当下强行撑坐而起,向着窗外望去。

他此刻身上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加上魈“天保九如”命格的自我修复,相信不用太久便可全愈。

他向窗外看去,同时几乎下意识放出神识,这“秋草轩”的整个地貌情状,登时一览无余。

原来这是一处掩藏在茂密山林之内的群体建筑,共计分为四个区域。

在最远处有着一片平整广场,广场边缘之处,显然有着不少的民居建筑,看来这“秋草轩”虽然是单独建筑,却也同灵兽一族的村庄相连。

而其他的三处区域,则分别是一座幽静小院,一片低矮平房,另外便是自己所处的这栋精致小楼了。

那小院子看上去虽然简陋,却是错落有致,极为雅静,分明是人居场所。

低矮平房占地极为宽广,内里更是分化为不少单独隔开的小间,里面人声鼎沸,夹杂各色声响,有欢声笑语,也有惨痛嚎叫声时时传出,其中还有不少白衣打扮的人物不停穿梭来去。

朱砂立刻明白,那里只怕便是柳小眉所说的普通病房了。

那么,自己所处的这精致小楼,又是什么样的所在?

他收回目光,同时神识自敛,向着柳小眉道:“小眉,咱们这特护区域,跟对面的普通病房,又有哪些不同之处?”

柳小眉微笑解释道:“所谓特护,便是特殊护理室,这座小楼共分三层,下面还有一片小型院落。除了一层空落之外,二、三层都各有两处病房,所住的病人,可都是些非常人物。”

“一般的灵兽族人,住不进来这里是吗?”朱砂若有所思道:“难道住在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

“错了,你把咱们秋师,瞧的也忒低了,有钱有权,就算打破头皮也是住不进来的。”

柳小眉猛摇头道:“但凡到这里的人,都是必须秋师他亲口同意,有着极为特殊背景之类。”

“这也算是区别对待啊,”朱砂心内大乐,忍不住调侃道:“想不到连秋师这样的人物,也不能够免俗啊!”

柳小眉忍不住冷笑道:“开什么玩笑,你把这里当什么了?只要秋师不同意,就算兽帝也是无法勉强的,就在前不久,就有一位四大兽族的副族长,想要到这里疗养,就直接吃了闭门羹。”

她有些无语的望住朱砂,叹息一声道:“真是不明白,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到底是怎么被安排在这里的,莫非,你是秋师的什么亲戚不成?”

朱砂苦笑道:“我哪里知道,也许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帅气吧。”

在他心内,却立即明白过来:秋师之所以这般高规格的对待自己,可能只是因为我救了古小早的缘故罢

柳小眉忍不住嗤笑一声,显然不甚在乎他的打趣,一脸同情的道:“假如你知道隔壁都住些什么人的话,我敢保证你不会有这份闲情逸致。”

“怎么,我还有病友么?”

朱砂眼睛一亮,单独处在一室这种生活,他心内是极为反感的,依照他的性格,要是有几个病友一起,大家没事的时候聊下天才是最好。

“病友嘛,还真有三个,这里二楼隔壁有一位,楼上还有两位。”

柳小眉忍俊不禁道:“只是怕你见到他们的时候,会再也笑不出来的。”

“不是吧,这三个病友有这么恐怖么?对了,他们都是什么样子的人啊?”朱砂兴趣大增,急问道。

“你最好还是不要见到他们,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甚至吃不了兜着走。”

柳小眉显然神情有些担忧,向着朱砂敷衍道:“每天傍晚就是放风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他们兴许都会出来,到时你若是没事,千万不要下去,万一碰到的话,只怕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放风,靠,没听错吧我,”朱砂懊恼的小声嗫嚅道:“难道这里不是医馆,而是监狱么?”

陡然之间,他忽然对自己的所谓三个病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他们,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正在胡思乱想间,忽然自隔壁房间内,猛然传出一阵喧哗吵闹声。

聆听之下,分明有人在破口大骂着什么,接着又是夹杂一阵乒乓声响,显然是那出声之人,非但怒骂不止,还开始疯狂砸起东西来。

柳小眉也听到那边动静,当下脸色一僵,无奈的摇了摇头,冲着朱砂道:“这二楼归我照护,我过去那边看看,你老实呆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过去。”

朱砂点头答应,他仔细看看自己的房间,还别说,真有点隔绝的意思。

等他回头过来,他虽然有着极大的好奇,但是却也不愿意让这柳小眉太难做。

柳小眉交代几句之后,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不大会儿,隔壁非但怒骂声音没有停息,反是更大了起来。

朱砂眉头一皱,这隔壁的那位病友,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为什么会这样的暴躁脾气,他终于再也按捺不住,直接放出神识,直接向隔壁窥伺而去。

他倒要看上一看,自己这三位病友中的第一位,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

待朱砂神识扑射而出,几乎在一瞬间,就将隔壁房间内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

重庆白癜风治疗费用
辽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威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全部评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