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和平信息网 > 历史

穿越1862 第九十七章 名门闺秀【求收藏】

发布时间:2019-09-16 15:32:38

穿越1862 第九十七章 名门闺秀【求收藏】

副都统常星阿、翼长诺林丕勒随后领军进驻太平镇。

今天他们的任务是完成了。接下就是好好地睡觉了!

连续的追击不停歇,还时不时的有一场厮杀,僧军也不是铁打的。上至将官,下到小卒,一个个都恨不得沾床就永远不起来。

三千余马队将整个太平镇塞得满满的,外围警备的部分满蒙骑兵还在驱散着围拢过来查探的捻军。镇子内的清军主力则放心大胆的睡觉。

如此的一幕,就像刚才陈瑞国勇猛飙进,击败捻军夺取镇子一样,早在这连日的追击中频繁上演。清军根本不感觉半点异常。

——战败了的捻军,需要密切掌握追兵清军的行踪,以便方便逃跑和躲避。

常星阿、诺林丕勒、陈瑞国哪里知道,这太平镇,这太平河,这河上的太平桥,那就是张宗禹给他们选择的葬身之地。

在看似捻军全部撤去的太平镇里,在那些清军看不到的地下,窖窟里隐藏着一支支精锐的捻军小分队。

连续的调动,清军已经接近极限,张宗禹等待的时机已成熟。

黎明时分,安静的太平镇内突然燃起一处处火苗。火苗在冬风的吹送下迅速蔓延,很快整个太平镇杂声大作。

“走水啦,走水啦……”

呼喊声响彻十里八方

。战马在嘶鸣,动物怕火的本性让安驯的战马也变得野性十足。无数清军士兵无头苍蝇一样从房间里奔出,他们第一目标就是自己的战马,但是躁动的马匹们变得十分难以接近,更别说许多马厩栅栏大开,缰绳被割断,受惊发狂的战马已经四蹄撒开,疾奔了出去——

上万捻军精锐在张宗禹、任邦达等首领的带领下从南北西三面向太平镇包抄过去。

“都……都统,不……不好了,镇子烧起来了!”

睡觉前喝了两杯烈酒解乏的常星阿在戈什哈的剧烈摇晃中,终于醒来。明白是什么事儿后,他大吃一惊,急忙翻身下床。

狂奔出房屋后,看着镇中一片的混乱,常星阿内心发慌,但故作镇定地安稳人心说:“军中走水也是平事,何必大惊小怪!”话声未了,只见镇子外响起了轰鸣的奔马声。紧接着就有砰、砰、砰的枪响传来。

常星阿知道这时候自己说什么也挽救不了军心了,只大声喊叫道:“传我军令……”令字话音刚出口,一个戈什哈跌跌撞撞地跑近前禀告说:“都统,不好了!四处马棚起火!”

常星阿象被打了一闷棍似的,脸色大变。再看到四周火起,明亮的大火把整个太平镇照得通亮。喊杀声惊天动地。凛冽的寒风中传来一阵阵嘹亮的号角声。

“冲!冲!给我往外冲!”常星阿跳上马背,一勒缰绳,战马前蹄悬空,猛地一跳,蹿了出去,身后二十多名戈什哈打马也拼命跟上。

张宗禹立马军前,马刀悬挂在马鞍上,右手拿着黄色指挥旗,借着火光,冷静地统观整个战局。他看见捻军的骑兵,已通过镇南的石桥,冲进了镇中砍杀混乱的清军。

但常星阿、陈瑞国等也都是沙场老将,指挥清兵散开镇子的大道,引诱捻军散入镇中小道。他冷冷一笑,猛地把小黄旗一挥,杀进镇中的捻军旋风一样又从南面退出来。

大火还在继续吞噬着镇子,只要捻军站稳位置,被大火催逼的清军只能出来送死。不然就是在镇中等死!

陈瑞国首先就不愿意等死。他手下的数百精锐半数保有着马匹,陈瑞国一样手中马刀,二三百骑立刻像一阵旋风似的迎头望捻军冲杀来。

常星阿、诺林丕勒笼络住手中还能控制的人马,随在陈瑞国后面向着镇南杀去。

在镇子中本有的三千多清军马队,此刻只有千把骑兵了。

大群的失马清军也跟随在他们后头往镇南而去,但许多人手下连把刀都没有。惶惶错错,情绪杂乱到极点。

太平镇镇南就是太平桥,过了太平桥就是葫芦塘,旁边是一条官道阔路,直通襄樊。

清军哪有人知道太平镇的地形。捻军稍微的退后,陈瑞国、常星阿等就一团糟的冲过太平桥。再看地形,直觉的是前面出现一片的平川。当张宗禹、任邦达指挥着捻军继续威逼上来之后,清军无论步骑一股脑的就全蹚进了葫芦塘。

黎明前的黑暗,看不清是个什么所在,又是乱军慌张之中,只见地势平坦开阔。常星阿、陈国瑞如漏之鱼,也顾不了许多,就领兵一拥而上。全进了结冻的水面。

直到马蹄打滑,脚下呼呼发颤,吱吱咯咯作响,方察觉脚下的平地实是冰面。常星阿和陈国瑞心急如焚,急忙督促兵马调转方向。但乱军如潮,身后失战马的清军还不断涌进,马队那里能轻便的调转马头。

张宗禹见清兵全部进入葫芦塘冰层,立刻下令布置好的土炮炮击葫芦塘,不打人,专打冰。转瞬之间,冰层破裂,全部清军一片惨叫呼嚎,统统落入葫芦塘的冰水之中。

清兵鬼哭狼嚎,喊爷叫娘,在冰水泥塘中痛苦挣扎。岸上的捻军,用土炮打,用两丈多长的竹竿标刺,用带钩的长枪扎。清兵没有半点回手之力。

待到天亮,整个战斗结束。僧格林沁的三千多精锐马队先锋,连死被俘接近三千,翼长苏伦泰死。常星阿、陈瑞国等只领着三五百人逃出一命。

自从八里桥之战遭受了致命重创的满清满蒙骑兵,刚恢复了一口元气,就又挨了一刀。

僧格林沁暴跳如雷,继续领着余下骑兵猛追捻军不舍。在桐柏刚舒坦了一阵子的刘暹也不得不再次运动了起来。

不过这会刘暹是乐意运动的。

多好的太平桥之战啊。只要张宗禹再来那么三四次,满清的最后一支八旗铁骑就giveover了。

这蹦子刘暹跑的心甘情愿,捻军太平桥大捷,和着城固老家舅父刚刚递到的一封信,他简直双喜临门啊。

张守岱许给刘暹的媳妇,一年多的时间了,定下婚书都大半年了,自家人终算是见到了。

十月里,张守岱借着自己庆生的机会,邀请刘暹舅父到成都一聚。刘暹老舅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带上刘暹舅母,就兴冲冲的赶去了。

待到张守岱庆生的那一日,刘暹舅母理所当然的在后院内眷席上见到了刘暹未来的媳妇。

知书达理,性情温婉,姿容不输王氏——

老舅信上的这十四个字,是给刘暹吃了一颗沾满了蜜的定心丸。

看看,自己这老婆,妥妥的就是一个名门闺秀么。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中药治风湿骨痛秘方
风湿性关节炎膝盖关节酸痛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