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和平信息网 > 科技

山西四次绑架背后的资源之争

发布时间:2019-11-27 07:06:41

山西 四次绑架背后的资源之争

6月17日,临县湍水头镇后南沟村民樊平子谈起一个月前被绑架的事,仍心有余悸,因为那次绑架长达21小时,他差点丢了命。樊平子是后南沟村村民的主要代表之一,和他一样遭绑架的还有3位村民代表。他们被绑架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带头与红罗坪煤矿要“说法”。   四次绑架   5月21日上午10时许,樊平子被该村红罗坪煤矿保卫科的小宝叫到附近中南 沟村一饭店,说是让樊平子请他吃饭,樊平子便答应了,一同去的还有本村的张某。一进饭店,樊平子就被6名手拿棍棒不知身份的年轻人强行绑架到饭店门外的一辆红色桑塔纳车上,向县城方向驶去。   樊平子被带到胜利坪村一小饭店的地下室里。在该地下室,樊平子问他们为什么绑架他,一名绑架者说要钱,数目是3万元。樊答应给,但前提是放了他。另一名绑架者说:“我们不要钱,要你处理你们村与矿上的事情。”樊说:“我们村与矿上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不能处理,我只是村里的村民代表之一。”话音未落,樊遭到一顿暴打。其中一名绑架者说,只要樊同意,其他代表们可以买通,因为樊是主要代表之一。樊还是不同意,于是再次遭到暴打。这次樊被打得吐了血,并且晕了过去。但绑架者还不善罢甘休,他们又用燃着的烟头在樊的胳膊和腿上烫了三个印记。   5月22日早晨8时许,樊平子被临县警方成功解救。经医院检查,樊平子头部被木棒、铁棒打伤,肩(左)背部、臂部、双上下肢点状皮肤灼伤,已结痂,头皮血肿,外伤性头晕,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之前,该村另外3位村民代表也曾遭到绑架。   2月25日晚11时30分左右,红罗坪煤矿矿主王铁儿的司机和该矿保卫科小宝与五六个不知身份的人进入后南沟村,从村民代表李青平、薛秀斌家翻墙而入,把二人连夜绑架到离石石州宾馆201房间,进行威胁和恐吓。   3月28日前后的一天早8时许,在孝义市柱濮镇打工的后南沟村村民代表薛二小,被几个不知身份的人强行带到红罗坪煤矿矿主王铁儿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并且屡遭殴打。   3月30日下午3时许,当时在孝义市楼东村打工的薛秀斌,再次被红罗坪煤矿保卫科小宝和一名司机绑架殴打长达数小时,致使薛秀斌3根肋骨被打断。   资源之争   据调查,后南沟村现有200多户人家,1000多口人。20年前,该村是全县知名的落后村,后来在党支部书记李荣杰的带领下,于1986年创建了红罗坪煤矿,该矿属合营煤矿,后南沟村委会为甲方,穆殿银等为乙方,如果要转包必须经村里同意方可,乙方每年给甲方1.1万元的使用费。   随着煤炭市场的不断繁荣,现在红罗坪煤矿的产量比20世纪80年代翻了好几倍,每天日产量达300多吨,一年总产量有11万多吨,按照现在煤炭市场价格每吨180元计算,红罗坪煤矿一年可创收近2000万元。   “近四五年来,煤矿的承包者一直没有给我村兑现使用费。煤矿的乱采,导致我村的山体裂缝,我们住的窑洞也出现裂缝,窑洞里时常有土块往下掉,我们住在里面每天都心惊肉跳。还有孩子上课的教室也有裂缝;村里的地下水减少,水井里的水枯了。原本指望着矿上能给我们带来些好处,但这些矿主带走大把大把钞票后,留给我们的却是望眼欲穿的企盼和茫然的无奈。”该村60多岁的郝大娘说。   据了解,去年10月吕梁“知名企业家”王铁儿承包了该矿。不久,村里阻止穆殿银买红罗坪煤矿无果,村民代表就去矿上要使用费,并提出让矿上给该村解决吃水、用煤、窑洞裂缝等问题,矿上没答应,村民就断了矿上的路。今年2月26日,矿上与村里发生了一场百人恶战,双方的人均被打伤,村里一气之下还砸坏矿上两辆汽车。   今年5月,吕梁、临汾、朔州连续发生煤矿重特大事故,三市的所有煤矿进行停产整顿。目前,红罗坪煤矿也在停产整顿期间。

清洗/清理设备
机械泵
养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